看见音乐 听见舞蹈

看见音乐 听见舞蹈
卜大炜  近来北京的芭蕾舞坛异彩缤纷,很多的芭蕾舞著作和舞团目不暇接,其中有个现象值得重视,那便是一批以闻名作曲家既有音乐编创的芭蕾舞著作的出现。  第四届我国芭蕾舞表演季上,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一举演出了三部芭蕾舞剧:《柴科夫斯基》《安娜·卡列尼娜》和《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三部剧目的音乐都不是原创舞剧音乐,而是选用了作曲家既有的交响音乐著作,《柴科夫斯基》和《安娜·卡列尼娜》悉数选用柴科夫斯基的交响音乐选段连缀而成;《卡拉马佐夫兄弟》选用了拉赫玛尼诺夫、瓦格纳和穆索尔斯基的音乐。编导者鲍里斯·艾夫曼依据音乐的头绪和织体,用舞蹈语汇叙述了剧本的文学内在,取得了令人震慑的艺术作用。  例如《柴科夫斯基》,剧中设置了柴科夫斯基的替身人人物,与实际的柴科夫斯基构成镜像人生,这个人物可以视为柴科夫斯基的虚拟魂灵,“他”以批评实际主义的视角审视、分析作曲家创造抱负与客观实际之间的对立纠葛。该舞剧将柴科夫斯基的几部闻名音乐著作以场景出现,例如歌剧《叶甫根尼·奥涅金》场景,对达吉亚娜的纯情情书,奥涅金唾弃地撕得破坏,而柴科夫斯基则视若宝珍,这是柴科夫斯基对自己音乐中的人物形象的批评。剧中的场景并不是简略地出现原作的音乐,例如《奥涅金》场景的音乐不是来自原歌剧,乃至没有选用歌剧中闻名的“波罗乃兹舞曲”,而是选用了柴科夫斯基弦乐《小夜曲》中圆舞曲的第二乐章;而在芭蕾舞剧《天鹅湖》场景中,《第五交响曲》第二乐章的主题在空中孤高地回旋;以这些交响音乐中的戏曲性来提醒作曲家创造过程中的心路历程。  以作曲家的既有音乐名篇编配芭蕾舞,是在20世纪出现的一股潮流,1908年俄罗斯芭蕾舞大师福金以肖邦的一组圆舞曲编列了一部没有故事情节的芭蕾舞剧《仙女》。后来俄罗斯芭蕾舞学派在这方面的创造更为丰厚,这也成为了俄罗斯芭蕾舞学派的一大艺术特征,最为杰出的是俄罗斯芭蕾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巴兰钦,他以柴科夫斯基的弦乐《小夜曲》创造的芭蕾舞《小夜曲》相同没有戏曲情节,三幕芭蕾舞剧《珠宝》,选用了福雷、斯特拉文斯基和柴科夫斯基的交响音乐,成为一部巅峰之作。他以“纯音乐”编列的舞蹈是去除了露脸、哑语和夸大手势等叙事成分的“纯舞蹈”,杰出的是心里的对立抵触和心情的崎岖,这种舞蹈是对人类艺术启蒙年代乐舞一体的返璞归真。本年国庆节前夕,中心芭蕾舞团将这部经典在天桥剧场向我国观众出现出来。而本年3月,汉堡芭蕾舞团在天桥剧场演出的芭蕾舞剧《茶花女》,是诺伊梅尔依据小仲马的同名小说编列的,是有故事情节的“戏曲芭蕾”模范,音乐选用了肖邦的以两部钢琴协奏曲为骨干的钢琴音乐,看后只觉肖邦这些音乐几乎便是为《茶花女》而写的。  古今许多作曲家对舞蹈音乐情有独钟,巴赫很多的复调著作都是选用古舞曲的方式,柴科夫斯基的音乐中更是含有丰厚的舞蹈律动,他的许多交响乐著作都可以随之蹁跹起舞,更开了在第三乐章运用圆舞曲的先河。当年有人诟病他的交响乐是“芭蕾舞音乐”,但柴科夫斯基自己则坚持以为,舞蹈音乐相同可以是优异的音乐。巴兰钦也以为,“真正好的音乐间隔舞蹈并不悠远”。  以这些音乐创造舞蹈,编导者首先要通晓音乐,这也是俄罗斯芭蕾舞学派的一大优势。当年巴兰钦从帝国戏曲音乐学校结业后,又进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钢琴和作曲理论。他的钢琴造就可以登台独奏,可以将交响乐著作在钢琴上弹奏出来,而且可以作曲展示自己的音乐才调。在他的编舞中,音乐是舞蹈的创意。艾夫曼也有着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的学习阅历。从艾夫曼编导的这三部大型舞剧看,他有着对音乐著作深入细致的掌握,并可以经过丰厚热情的舞蹈语汇演绎出来。  我国近年来相同出现了这类优异的芭蕾舞著作,例如,应萼定、杨敏健以柴科夫斯基《第六交响曲》编列的现代芭蕾《生命之歌》。还有中心芭蕾舞团将钢琴协奏曲《黄河》编列为交响芭蕾《黄河》,都是“看见音乐,听见舞蹈”的优异模范。

发表评论